上诉人鑫忠建筑劳务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朱小平劳动争议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江北区小苑三村21号6-4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57659210550。法定代表人:舒海生,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朝军,男,汉族,1970年1月14日出生,住重庆市大足县。委托诉讼代...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江北区小苑三村21号6-4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57659210550。

法定代表人:舒海生,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朝军,男,汉族,1970年1月14日出生,住重庆市大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龙荣彪,男,汉族,1984年9月19日出生,住重庆市荣昌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朱小平,男,汉族,1962年2月18日生,住重庆市长寿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阎凯,重庆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忠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朱小平劳动争议一案,不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6)渝0112民初223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鑫忠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上诉人朱小平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鑫忠公司上诉请求:撤销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6)渝0112民初22379号民事判决,改判或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约定工资为120元一天,一审法院未采纳不当。2、被上诉人取内固定手术费无依据。

朱小平答辩认为一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被告朱小平辩称,被告因工受伤,伤残等级为八级。现要求:1、原告支付被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6925元(5175元/月×11月);2、原告支付被告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1050元(5175元/月×6月);3、原告支付被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1050元(5175元/月×12月×50%);4、原告支付被告停工留薪期待遇20700元(5175元/月×4月);5、原告支付被告劳动能力鉴定期间生活津贴7417.5元(5175元/月÷30天×43天);6、原告支付被告住院期间护理费7360元(80元/天×92天);7、原告支付被告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504元(8元/天×63天);8、原告支付被告医疗费1645.2元;9、原告支付被告劳动能力鉴定检查费1670元;10、原告支付被告取内固定手术费18000元;11、原告支付被告司法鉴定费800元;12、原告支付被告辅助器具费1800元。

鑫忠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原告不支付被告劳动能力鉴定期间生活津贴7417.5元及停工留薪期工资待遇20700元。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2月29日,重庆市江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江人社伤险认决字〔2016〕第16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该认定书主要内容有:2015年11月1日8时许,朱小平在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施工现场(重庆市北部新区第一人民医院综合楼项目工程)脚手架上进行抹灰工作时,换位置工作过程中不慎摔落受伤,造成其多处受伤。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本机关认定朱小平1.腰1椎体爆裂性骨折伴椎管狭窄;2.胸12棘突及腰1椎体附件骨折;3.颈部软组织损伤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予以认定为工伤,由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承担工伤主体责任。2016年4月25日,重庆市江北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江劳鉴(初)字〔2016〕325号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该通知书主要内容有:朱小平2016年3月14日申请伤残等级及生活护理依赖等级鉴定,鉴定结论为:伤残捌级,无生活自理障碍。

庭审中,原被告共同确认以下内容:被告2015年11月1日进入涉案工程工作;被告停工留薪期待遇从2015年11月1日起算;被告经过王洪介绍进入涉案工程工作的,工资是原告发放,平时是王洪管理,王洪是班组长,不是包工头;原被告劳动关系解除时间为2016年8月19日;被告享受劳动能力鉴定期间生活津贴的期间为2016年3月14日至2016年4月25日;原告未为被告缴纳工伤保险;被告工时为标准工时,计薪周期按自然月计算。

庭审中,原告同意支付被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6925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105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105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504元、住院期间护理费7360元、劳动能力鉴定检查费1670元、医疗费1645.2元、取内固定手术费18000元、司法鉴定费800元、辅助器具费1800元。被告向原告借支了15000元,被告同意在被告应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中抵扣该15000元。

庭审中,原告称被告工资为120元/天,即2640元/月;被告称其工资为5175元/月。

2016年11月11日,重庆两江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在该裁决书被告辩称部分有以下内容:申请人上班不满一个月,根据法律规定,应该按照统筹地区2015年职工社会平均工资4738元的60%计算其本人工资,即为2843元/月,也与班组工资符合。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如何认定被告的工资标准。因原被告双方均无证据证明其工资标准,考虑到被告入职时间为2015年,故一审法院认为依据2015年重庆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来确认被告的工资标准具有合理性,故一审法院确认被告工资标准为5175元/月。

对被告主张停工留薪期待遇,依据《重庆市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分类目录(试行)》,一审法院认定被告可享受停工留薪期为4个月。被告2015年11月1日受伤,2016年3月14日申请劳动能力鉴定,原告主张被告实际停工留薪期为2个月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故原告应当支付被告停工留薪期待遇20700元(5175元/月×4个月)。

对被告主张的劳动能力鉴定期间生活津贴,依据《重庆市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管理办法》第九条“在进行劳动能力鉴定期间,停发停工留薪期待遇,未能上班的由用人单位按月发给生活津贴”的规定,原告应支付被告2016年3月14日至2016年4月25日期间劳动能力鉴定期间生活津贴5163元[(5175元/月÷21.75天×14天+5175元/月÷21.75天×17天)×70%,四舍五入,取整数]。

因原告同意支付被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6925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105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105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504元、住院期间护理费7360元、劳动能力鉴定检查费1670元、医疗费1645.2元、取内固定术费18000元、司法鉴定费800元、辅助器具费1800元,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判决:一、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6925元;二、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1050元;三、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1050元;四、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504元;五、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住院期间护理费7360元;六、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医疗费1645.2元;七、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劳动能力鉴定检查费1670元;八、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取内固定手术费18000元;九、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司法鉴定费800元;十、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辅助器具费1800元;十一、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停工留薪期待遇20700元;十二、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被告朱小平劳动能力鉴定期间生活津贴5163元;以上款项共计176667.2元,扣除被告朱小平同意抵扣的15000元,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还应向被告朱小平支付161667.2元,限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3日内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十三、驳回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5元,由原告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朱小平在鑫忠公司工作期间受伤经重庆市江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并经重庆市江北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伤残捌级,无生活自理障碍,应享受相应工伤保险待遇。

工伤保险待遇中涉及的朱小平本人工资标准问题,因双方均未举示证据,一审法院以2015年重庆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5175元/月作参照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庭审中,鑫忠公司同意支付朱小平取内固定手术费18000元,一审法院予以认定正确,现鑫忠公司提出不支付该款,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上诉人鑫忠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重庆市鑫忠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杜 伟

审判员 陈孟琼

审判员 罗太平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四日

书记员 陈嬿西